閱讀何為

閱讀何為

酒店管理有限公司/丁莉

我時常懷念大學的日子。課業負擔幾無,經濟壓力也小,一學期的獎學金足夠在校園里生活半年。當年文學院的老院長是個十足的書癡,甚至還專門覓得一處隱秘又安靜的小樓,啟建了文學院自己的小圖書館。館藏自然不乏精品珍品,但是我最感念這有了這么一處地方,能讓我們躲清靜,能隨心所欲地讀書。時間長了,去的多了,人與人之間不光面熟,甚至跟約定好了似的,固定有自己的讀書位。我總是在一樓東南角靠窗的位置上,倚靠在窗臺上,慢慢地翻著書頁,直到光線漸漸模糊,晚風送來小樹林里微醺的味道。那是我生命中感到最富足的一段時光了。

閱讀一定要通向目的嗎?在大學之前,我所有的閱讀都是以實用為目的,尋求通向知識或考點。真正的讀書之樂卻是從大學才開始感知到的,書里有遠方的人和事,有不曾見過的風景,有石破天驚的思想,有潤物無聲的撫慰。雖則晚矣,但彌足珍貴。那是一種只為單純歡愉,單純自由的快樂,無關乎功名,甚至是無目的的。隨性而瀆,讀而有感或無感,有悟或無悟。畢業之后我到了一家雜志社工作,在那里,讀書、寫作甚至是被賦予了某種既日常又異常的儀式屬性,這種儀式感和名氣無關,和口碑無關,和雜志的發行量無關,而僅僅就是來自個人的內心深層的滿足。

后來我有了家庭,有幸,先生對書的喜愛比我更甚。我們沒有單獨的書房,臥室比客廳安排得要大得多,依然是在向陽的地方,我們常常各據一書桌,靜靜地讀書工作。他工作上偶有應酬,但閱讀習慣倒是長年累月地堅持,偶爾醉酒了也還是忍不住坐下來翻翻書再入睡。有時候,我們在意的或者需要的,也許只是閱讀行為本身,是它在生活某一時刻帶來的變化、愉悅和撫慰。

再后來我們有了小兒。在他快兩歲的時候,我們開始嘗試給他讀繪本、講故事,不過他多數時候并不安心地聽講,動個不停,扯東扯西,但是我們還是經常給他閱讀。堅持了大半年之后,他已經可以安靜地聽講了,到三歲左右,他開始主動追著我們給他講書。大概是到了他的閱讀敏感期吧,現在甚至還主動提出來給我們復述故事。我們的初衷不是為了識字,甚至不是為了講故事,我們需要的是這樣的交流和氛圍。

最近在讀《圍爐夜話》,擇其中一小句用來分享:“何謂享福之人?能讀書者便是”。閱讀,做一個享福的與眾不同的普通人,雜志也好,書也好,繪本也好,我深信很多人仍舊一樣地迷戀閱讀。閱讀何為,正如閱讀本身一樣,這是一個從來不終結的過程,我們終其一生去探索。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閱讀,它通向外界,同樣重要的是,它也連結了我們自己的世界:關于發現,關于情感,關于美,關于種種。

兩學一做

2016年2月,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了《關于在全體黨員中開展“學黨章黨規、學系列講話,做合格黨員”學習教育方案》,并發出通知,要求各地區各部門認真貫徹執行。開展“兩學一做”學習教育,是面向全體黨員深化黨內教育的重要實踐,是推動黨內教育從“關鍵少數”向廣大黨員拓展、從集中性教育向經常性教育延伸的重要舉措。

學黨章黨規、學系列講話,做合格黨員。

福彩3d开奖结果今天